郭校长 跳槽大学·校长
APP 内打开
分享
6
5

原来在巨头打架的时候,就是最好的跳槽逆袭时机。。。涨知识了。。。

关注【跳槽大学】公众号,获取更多真实高级打工人的跳槽故事。


故事3 :从社区团长到运营总监的100天

其实每一次新市场的崛起,背后都代表着整个社会劳动力的迁移与生产效率的升级。

可能很多人没有思考过,为什么互联网巨头的手总是在一步步的伸进我们生活,衣食住行都不放过?

如果从商业角度来看,是市场规模和流量竞争决定的;如果从社会趋势来看,是人口年龄结构与生活方式决定的。

生鲜市场可能是最后一个万亿级别且未被互联网改造的市场,而作为一个直接关乎着人民群众日常生活质量的消费市场,这背后的数据价值与商业价值是巨头们不得不去关注的。

生鲜市场之所以成了巨头眼里的最后的一块奶酪,还是因为整个市场极度复杂且分散,很难通过单一工具来实现整个消费链路与供应链路的整合。

单从消费路径来看,小区楼下有移动的菜篮子、周边附近商超有大型超市、还有小型便利店、农贸菜市场、水果店等,加上现在的各种app,社区团购、外卖跑腿、某日优鲜、河马生鲜。

从供应链来看,生鲜的商品品类就太多了,水果、牛奶、肉蛋、鱼鲜、调料、酒水饮料等等,而且每个大的类目里细分的品牌与品种更是多的数不胜数。

在商品流通渠道上,产地的背后还有层层的中间商,这就导致消费者真正能够看到的和买到的商品,其实是被供应商牢牢掌控的,这就导致很多品质优价格低的产品不能触达消费者,这对于消费者和生产商都是一个痛点。

一个需求的背后,往往牵动着整个产业链的需求,所以一个完整商业闭环必须连接多个利益相关方才能保证商业模式的可持续性。

从2014年开始,生鲜电商赛道的创业公司就层出不穷,在整个资本市场的累计融资金额也差不多超过了百亿人民币。

当年最火热的一种模式就是社区团购,社区团购就是以每个居民小区为单位,由小区里的团长负责推广团购平台,居民可以通过该平台下单购买生活用品,大部分的商品都可以实现在下单后2小时内送达。

社区团购为什么能火呢?

首先,从消费者角度来看,由于单个商品的购买量大,加上平台烧钱补贴,所以在价格上确实要便宜很多。其次,购买的商品都是送货上门,不必再去超市采购,更加省时省力。

而对于社区团购的平台方来说,社区自带社交裂变的效应,可以极大节省推广成本,加上以社区为单位的配送模式,也减少了物流成本。

但在这其中,还有一个最关键的环节,那就是“团长”。

这个“团长”可以认为是团购平台的代理商,负责其所在小区的用户招募,优惠活动的发放及商品的推广。

这些“团长”普遍是小区里的住户,需要拥有小区业主微信群的资源,与社区团购平台签约后,即可代理平台的商品,每天要在微信群和朋友圈推广商品和优惠活动,处理用户们的问题以及售后工作。

作为回报,社区团长可以获得该小区用户消费总金额的10%左右的代理提成,根据行业报告显示社区团长的平均月收入在8000元。

很多团长甚至从兼职慢慢变成了全职。M就是这个故事的主人公,一位95年的全职社区团长。

M住在南五环,刚来北京两年,2018年的时候在一家内容电商公司做活动运营月薪7500,他第一次接触社区团购是在小区电梯里看到了某平台招募团长的广告,本来是抱着学习的心态想看看人家生鲜电商都是怎么做用户运营的。

当他了解后便毅然注册成了一名团长,原因是该平台计划拿出2个亿来做补贴,希望能在三个月内做到日订单量500万,平台也给他透露了一些数据,基本上300人的微信群可以轻松做到月流水20万,按照10%的佣金计算也就是2万元。

由于M住的小区算是一个比较老的小区,大爷大妈比较多,那么对于推广拉新来说确实难度不小,教育成本比较高,而且这个小区还没有业主群,这就使得M不得不去地推。

为了获得地推的许可,M首先要搞定业委会和物业,由于物业和业委会属于矛盾对立的关系,M在这个中间也是一波三折,不仅要说服业委会主任,还要打通物业经理的关系,本质背后都是利益。

M通过地推再加上利用业委会的关系摸进小区里的几个业主投诉群,这些投诉群主要就是为了监督物业公司的。

但对M来说却是如获至宝,省了很大的功夫。

当月M就成功拉新了100名用户,做了6万多的订单金额。随即,M就准备用同样的方法复制到临近的几个小区里。

半年的时间,M已经是五个小区的团长了,总共拉新用户超过了2000名,月流水也基本稳定在100多万,为此他也辞去了原来的工作,还招聘了三个员工,租了一间房子可以办公也可以住宿。

时间来到2019年,随着疫情的影响整个生鲜市场发生了一些变化,巨头们和资本也开始纷纷进场,美团、滴滴、苏宁等都开始抢占这个流量与支付的入口。

而作为已经被教育过的用户市场,巨头们通过疯狂的补贴和招聘全职团长使得原本一些以代理商合作模式的社区团长不断的被挖走,而不愿入职的团长也面临着大量的用户流失。

到2020年中旬,M的月订单流水已经降到了30万不到,扣除房租和人力成本,还不如打工挣得多。

其实这样的竞争还带来了一个问题,那就是配送的时效性。

原本头天晚上下单的菜品,第二天早上九、十点就能送到用户家里,但由于多家平台的入局,用户们的订单地址很分散,导致物流配送的压力极大,根本无法保证配送的到达时间。

最后,很多平台都不送货到家了,直接统一送到小区就近的提货点,通过短信通知用户自行取货,这也使得用户体验的下降。

M思考再三后,决定和平台解约,重回职场。

这个时候,正是巨头们大肆招兵买马的时候,M在投递了三家生鲜电商平台后,都收到了面试通知,最后选择了一家待遇给的最好的公司,这家公司刚刚完成C轮融资估值10亿,职位是运营总监,待遇35K+16薪。


校长帮你探路,跳槽不会迷路!!!

发布时间:03月05日
用户头像
我来说两句…
共 6 条评论
兔猫妈妈 华中科技大学·2020届
支持
03月05日 回复
郭校长 兔猫妈妈: 😁😁关注公众号啊,跳槽大学
03月08日 回复
兔猫妈妈 郭校长:
03月08日 回复
迟许 西南交通大学·2020届
看起来不错,帮忙顶一下
03月05日 回复
郭校长 迟许: 局气,,,
03月08日 回复
郭校长 迟许: 关注一下呗【跳槽大学】公众号,每周更新一次
03月08日 回复